毕业散伙感言

时间:2022-08-31   字数:2600字  手机阅读

毕业散伙感言

散伙饭吃了,毕业相照了,学士服穿了,毕业论文答辩了,种种程序中的流程经历过之后,不知所谓,碌碌昏噩的我们突然发现,我们已然毕业了,突然发现,在经历了一十六个寒暑春秋之后,我们已然不再属于一个我们曾经早已熟悉的群体——“学生”了。

这个群体,这个字眼,曾经象征着我们的年少轻狂,象征着我们的意气风发;寄托着我们的青春,寄托着我们的感伤,寄托着我们的惆怅,寄托着我们的迷茫。

我们在教室里看过小说,在老师办公室挨过老师的训话,在阅览室看过杂志,在实验室里玩过仪器,操场上踢过球,食堂里看过奥运,宿舍里侃过通宵……凡是我们走过的地方,都留下了我们或是可磨灭或是一时半会磨灭不了的痕迹:比如说课桌上的刻画,抑或者是图书馆厕所内小门上的绘图留言……

“学生”就像一个沉重且厚实的壳,被我们背负了那么些年。在它的保护下,我们的种种幼稚轻狂不冷静不成熟一时的冲动,都可以用它来解释来辩护。无论承认与否,我们是受到保护的是受到爱护的。学生却同时是品性纯真,可令人信赖的象征,抑或者反过来说是单纯容易受到欺骗的代名词:代表着在众多其他形形色色三教九流各色人等从火车站经过必须亮出自己身份证的同时,我们可以以我们的标准行头,T恤,牛仔裤,书包(当然,外形一定要干净整洁)大大方方堂堂正正自由自在地从严肃冷峻的警察大叔旁边走过;代表着在某些时候(比如说大一新来时)车站的出租车司机可以理直气壮堂而皇之地为本来10元钱的车程要上你不少于50元钱。呵呵,我们再也不是学生了,没有人再指挥你该说什么做什么,也不会有人因为你的不同而另看你一眼,对你有所优惠照顾。我们就像是被大学这个机器的尾部排泄出来的东东一样在所有程序都完成后被强行抛了出来自生自灭。

其实,自从经历过高考的悲欢喜怒之后,我就已经感慨,大学生已经不完全是学生了,睡梦中曾为老师要求第二天检查的卷子尚未完成而紧张焦急的惊醒过来,却想起,梦中的老师是初中的,同学是高中的,而我自己已然是大学生了。作业大多是抄的,考试大多是临时抱佛脚的,那平时呢?与我作伴的好友是书和电脑,书是从学校后面家属院里小书店租的网络小说,电脑则是网吧中用来玩魔兽,打CS的。不完全是学生,不像是学生,却依然有着班的组织,依然有着来自于学院的通知安排,依然有着集体痛经般必然经历的期末考试。少的是指令是任务,是如海的试题和老师们挥汗雨下得讲解;多的是迷茫是徘徊,是期末考试的不挂科即可,是每年6月和12月的疯狂的人头攒动如赶着投胎的四六级考试。

大学里,我们见识了什么是通宵半年的“联通”达人,半年不洗澡只换了两身衣服的他在夏季时进入了网吧,就蛰伏于网吧的某一个角落,而当他从网吧出来时,天上飘下了皑皑的白雪——冬天来到了……大学里,我们还见识了居住在紧密相连的两三栋十数层宿舍楼的三千多人因为停水同时在夜晚熄灯时分发起飙抽起疯,一起大吼着学校是某种难以启齿的器官,“给我们来水”,一边用饭盆,啤酒瓶,脸盆,凳子腿儿,笤帚,拖把等凡是能制造出动静的乐器器乐合奏,一边将种种具有声光效果的N种自己用不着的物品,例如废暖瓶,啤酒瓶,破凳子,点着的书本卷子卫生纸,甚至包括桌子旧电视等效果显著,一般能引起全场数千颗心脏莫名其妙的间歇式不规律跳动,以及大量人等肾上腺皮质激素的突然性爆发大型军械。比较冤的是此时在水房冲凉的众位兄弟,好多人都是刚刚打好肥皂,于是气愤不已的他们帮助学校将已然不是特别牢固的水房窗户免费拆除。呃,通常情况下,第二天清晨,各个宿舍积攒了两个多月的垃圾也会在不经意间不翼而飞。所谓真金不畏火来烧,在这种紧要关头,我们也曾经见识过令我们惊讶愕然令我们感动不已的优秀的勇敢的敢于迎着困难上的人才学生,很多女生在看到他那挺拔的身躯,矫健的步伐,稳健的姿态,英勇的表现后激动不已惊叫连连:砸死那个顶着书包往回跑的什么什么。

在大学生涯的最后一年里,我们还有幸享受了远离都市的田园乡土风光。这里有貌似湖的大水坑,有长在路边的向日葵,有白菜地里的大白菜,有圈在校园一角,每逢阴天下雨不时发出冲天恶臭的田地抑或者是垃圾场,还有着大片大片的野草,以及令我们激动不已恍惚间误以为自己来到西北某山区的大群绵羊;还有幸乘坐了可以与网上盛传的福州某大学城20路公交车共长天一色相提并论相得益彰六百四十九路公共汽车,体验了什么是人在花丛过片叶不沾身水上漂叶上飞双脚不沾地间横跨十多公里的绝世轻功,当然整个过程,离不开以种种奇门造型贴倚于车窗上车座下的众位美眉蟀哥群众演员的鼎力友情出演,——当然,之后的几天,也免不了会有些腰腿弯不下去等后遗症的小小困扰。

即使是即将离开学校的最后日子里,我们还领略了什么是“学生会武术,流氓挡不住”。大四的毕业生们铺开战场,撕心裂肺地炫耀着自己如帕瓦罗X的喉咙,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源源不断一发而不可收拾唾沫星子四溅展示着自己的枪唇剑舌,而地摊前的大N学生(N<=3)也同样利用着口若悬河滔滔不绝源源不断一发而不可收拾唾沫星子四溅的枪唇剑舌斗智斗勇,进行着智慧的较量音量的比拼。双方的矛盾焦点则集中到虽然很多时候我们很少用上却不得不去拥有的大学课本参考书四六级计算机研招考试的资料,当然,时不时的双方也会用诸如课外书英语阅读小说抑或者是杂七杂八的器物来缓和一下矛盾,活跃一下气氛,转移一下矛盾焦点,调节一下双方的紧张情绪。调剂的方法则是更为激烈的争论,更为激烈的针尖对麦芒,更为激烈的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过程是激烈而又惨无人道的,然而,通常,淘到书的学弟学妹们回到宿舍后会或偷着乐或兴高采烈地和别人讨论自己今天是如何用一顿饭钱就换到一本半新的牛津高阶字典;卖掉部分废品的毕业生们则会兴高采烈地用这钱买一堆冰糕和两个西瓜来大快朵颐。皆大欢喜。

带走带得走的,带不走的则大多便宜了那个据说一年交两万就对学校整个收废品生意进行独家垄断的黑瘦老头,看着他那不住咧开了嘿嘿的尊容,我们就老感觉像被他猥亵了一样。卖了,空了,散了,走了。“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我倒是很想带走来着,可惜托运行李的不给我运,我自己带的包又太小,装不下。算了,便宜你们这帮大N学生了(N<=3),不过,你们一定要记住,这片天空的云彩可是我们好心替你们留下的。

专题推荐

返回顶部